山一国际女剪辑师论坛直击 /

 山 一 国 际 女 剪 辑 师 论 坛 


[ The One International Female Editor Forum ]


我们常说的 Montage ,即蒙太奇,被称为电影的“第三度创作”,然而长期以来似乎都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 9 月 7 日,在成都的第二届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我们邀请了世界各地一流的女性剪辑师来到这里,与大家分享她们的剪辑故事,电影审美与艺术经验,国内第一次有电影节把注意力放在剪辑师这一人群身上,因为,是剪辑让影像变成“电影”,让碎片串联成那一个个让人或哭或笑或思考或放松的故事。


她们是剪刀手,也是魔术师,山一全员感谢各位老师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齐聚蓉城,今天,让我们聊聊「 剪辑,电影,艺术 」。




上 半 场


  联合发起人 周新霞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39.00.png


年轻的时候剪辑,按照时间、空间、动作、剧本,剪得非常快,干脆利落就连起故事;现在却越来越没那么快,没那么拿起来就剪,很多时候想的时间比剪的时间长很多。要先细细分析剧本,想它是哪种类型的片子,揣测它未来的风格,猜测它各种的可能,带着剧本和情节的走势,人物情绪的转折,去抓住导演的“一口气”,找到导演影片的表情和语气才可以下剪刀。


学习剪辑,可能没那么容易,但真的喜欢了以后,这个“活儿”还真的能让你终生快乐。剪接,是文学、艺术各方面的修养的累积,让你长出“慧眼”,所谓“慧眼”,就是如何在一堆素材里找出特别能够“给力”的那段素材,如同在一片沙漠里你能找到那一粒含金的沙子,并且能将这粒沙子真的打造成金子,这个能力可能是最最重要的,且这个能力不是光会电脑(软件)就可以的。所以 说文学修养、电影审美可能是最重要的,这可能是一名剪辑师一生的对己的要求和提高的方向。


剪接很像“打拳”,南拳、北拳、少林拳,只会一种武功,很难打遍天下,要什么都会,遇到任何情况都可以拿出一套“办法”才行。这份本领没有十几年的“酿造”是很难达到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当你成熟后,就真的可以从这个工作中获得快感,因为剪接是一份可以做“无米之炊”的工作,是一份“1+1大于2”的工作,在素材的衔接过程中,原来没有的东西被发现了,这一个瞬间,剪接师是会感到非常非常快乐的。




Milenia Fiedler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40.21.png


剪辑经常被称为“看不见的艺术”,这是有根据的。因为当剪辑师完成了好的工作时,我们是“消失”的。剪辑师所要构筑的世界,是一个能让人们更加沉浸于故事当中的世界。而当一部作品产生轰动,人们会讨论出色的剧本,会注意到角色展现的心理的完整性等,但是很少讨论剪辑。一个好的剪辑师不会让人看出 Ta 往最终的电影里放入了什么,好的剪辑会融入电影本身。



你可以分离、独立地评判电影领域里其他岗位的工作,比如摄影以及表演,但你无法这样对待一个剪辑师的工作。那么剪辑师到底有没有创造什么东西呢?大部分人会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剪辑师创造的是一个“结构”,而想要把电影的结构从电影本身分离是不可能实现的,也因此无法将剪辑师的工作从电影中分离出来。


剪辑并不是片段。你在银幕上看见片段,以及小小的片段形成的序列,但这些并不是剪辑;正相反,剪辑是形成一个完整的电影现实,是关于连贯性,是形成连贯的讲述。所以在我看来,我们的着眼点其实是思维。我们的目的是获取观众的注意力并去影响他们的情绪反应。所以我们是在人们的反应上下功夫,而不是电影片段。我们不是剪辑图像,而是剪辑意义。剪辑师对于人们如何思考、如何感觉、如何记忆、如何表达有着深刻的认识,并利用这种认识去创造充满力量的故事。在我们的工作中还会用到“共情”,不光是理解我们自己,还试图去理解潜在的观众、电影中的人物,这是很多元的感受。因此不能光是知性地去剪辑,还需要进入电影的世界中,从情感上去回应,并且猜测其他人将作何反应。



雷震卿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41.26.png


在上半场中,雷震卿老师的演讲与其他几位嘉宾老师的分享略有不同,她用自己的剪辑作品 《日常对话》 做例,给大家生动形象得讲述了纪录片的素材处理有何不同,又有什么技巧可以发挥,帮助一部纪录片拥有自己与众不同的魅力。




譬如在 《日常对话》 这部影片中,作为剪辑师她希望观众不要局限在“家暴”等常见议题上,而是回到母女关系。这部影片中,四代女人,各自不同的社会背景,整体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的变迁,共同撑起了影片线索。从(相对封闭年代的)一个公开的同志妈妈,到导演这一代有自觉的去反省,去挣脱,如何在素材中寻找故事的真谛,如何通过表象,看到里面,如何接受、处理、放下它,都是剪辑师要在完成一部作品时去思考的关键点。



在创作中剪接这边完全可以协助导演突破一些瓶颈,举例来说可能有些素材无论如何都接不起来,这时候也许把素材倒转顺序,叙事就连得起来,最终还能呈现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这里面剪接师可以用自己的“办法”和经验去完成最终的这些衔接。



孔劲蕾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43.24.png


[ 文学是一切艺术的母题 ]


剪辑师,通常从剧本创作阶段就开始接触一个项目了,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剪辑师要从哪方面给到拍摄团队建议?其实看文字的时候,剪辑师就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在脑海里勾勒出未来影片的长度并提出建议,比如若觉得影片会太长,可以删掉一些没那么有魅力的支线人物,这样就不会浪费大量人力物力拍出来一些在主线之外游离很远的副线。


剪辑师在脑海里构建时间线,很抽离地在自己脑海里排演电影,这是剧本阶段就可以做的工作。


[ 剪辑对剧本的提升 ]

何为笨方法也许就是最有效的方法?即打破原来的剧本,重新洗牌。她的个人经验分享是按照剧本给每场戏做一些标签小卡片,同时也用剪接逻辑,按照时间线再做一次排列,尽力去找到新的思路新的结构。文字的东西和影像的东西是十分不一样的,文本是理性的,影像作为视听语言是很不同的,有时候,她连续一个月都在用这种“笨方法”不断去试,这样从一开始就不限制和阻拦自己的思路,常常最后会有一个惊喜的结果。


同时台词也很重要,其实台词不只是对编剧重要,剪辑师也要重新打磨台词,最好跟导演势均力敌,在台词上有新的火花。学会在台词里补充重要信息,帮助观众理解剧情,同时加强人物性格形成更深印象,也能弥补拍摄不足加快影片节奏。





下 半 场


Lilian Benson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44.46.png



[ 尊重你的素材 ]


在剪接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先尊重你的故事,尊重你的素材,基于它们,来讲好一个故事。


做纪录片的话,人物通常是不被故事限定的,我们应该把(已有)故事放大,把故事推到大家面前,或者是讲述一些大家已经知道的故事,因此,要尊重每一个你听到的声音;但是人物传记类影片,则要尊重台词、尊重演员;剧情片,我们更关注的是演员的表演,是要去保护演员的表演,让人物有感情。


我自己觉得自己是一个艺术家,但为什么我不做文艺片,因为我希望自己不是通过做艺术片来成为艺术家。洛杉矶25% 剪辑师都是女性的,这是目前美国剪辑师女性的比例情况,如果要继续增加,就要加大女性学员的比例。 技术足够优秀,保持纯净心态,就会处理好素材,慢慢成为成熟出色的剪辑师。

(作品分享)


Gok-ji Park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45.35.png

很多微不足道的素材,都可以通过剪辑在影片中呈现出来。剪辑师,除了技术以外,更重要的是态度,是如何更健全地去看待这个世界。


现在在韩国,作为一名剪辑师,通常从一开始已经投入创作过程中,剧本每一稿的改动都会给到剪辑师,剪辑师也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并无明确区分,只是当下的韩国观众通常更倾向于有着缜密故事情节的影片。



目前在韩国影视圈,根据技术发展,新老一代的交替问题是十分严重的,如果在座有影像行业的年轻人,请做好终生学习新技术的准备,技术发展太快,我们不得不跟随,不一定要使用,但至少要了解。

(作品分享)

李点石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49.12.png

剪辑师可以为影片做些什么?


首先是完成叙事,剧情上不太完整的地方,可以用诸如旁白的办法尽力给故事讲得更好。在叙事中,保留哪些线索,删掉哪些线索,如何在合理的时长内讲清楚故事进行删减,又不影响故事主线内核,这是剪辑师要面对的问题。


另外剪辑对演员的表演产生的影响也很大,剪辑可以更好的梳理、完成电影里的一个人物,剪辑师并不仅仅是把故事连起来让人看懂,更主要是要故事里的人物“准确”,很多表演都是可以剪出来的。比如顺序的调整,就可以影响演员的表演,其实没有绝对好的take,很多时候要靠剪辑师的“排列组合”才可以达成。




此外在经验的累积下逐渐认识到,时空是否相连,变得没那么重要。也许把原有的线性打乱,反而可能会带来新的火花。



从各处原本不属于它的位置“偷“一些镜头过来,创造情绪,创造人物的关系,珍惜新的想法并抓住它,可能会让一部影片完全不一样。


剪辑师并不是导演的帮手,而是可以打上自己的印记的,这个可以从你自己本身的“人”出发,你的性格,你的喜好,都会决定最终呈现出来的专属于你的风格。一个更完善完整、审美更好的人,定将呈现出自己的剪辑风格。

(作品分享)


朱琳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50.36.png

剪辑的前十分钟很重要,剪辑师要在这黄金十分钟内建立视角、语境、风格,后面基本就自由了。剪辑师是素材的“大盗贼”,在海量的素材里不断拼接并寻找准确的类型。如“药神”是一部商业类型片,它基于现实题材,需要戏剧性,那这个“戏剧性”的尺度,就需要慎重处理,又不能煽情,又不能太过于商业,所以关于戏剧性,自己心里要有一个曲线。


在剪辑过程中,剪辑师和导演两个人如果都在较真儿,过程中就会有很多新的有趣的东西出来。




拍电影不是扔一个故事给观众,而是通过一个故事告诉观众你要说什么,讲述故事、描写故事、思考故事,现代很多影片到“描写”这一步观众已经心生感动,觉得离自己很近,而到达“思考”的影片(如三大电影节中的影片),则有着更深远的意义。


电影是理性与感性的结合,如今剪辑越来越被人所重视,我们任重道远。

(作品分享)

周肖林 发言



屏幕快照 2018-09-08 上午11.52.10.png

用合适的语言讲故事 ]


剪辑首先要为每一部影片找到适合自己的语言方式,或者“高级”,或者“讨喜” ,第二要跟导演产生沟通(比如《英格力士》的剪辑过程),打造专属一部影片的语言方式,最后才会呈现出一个打动人心的作品。(作品分享)


( 篇幅所限观众问答环节就不在此推送中呈现了 )


 结语 



这次世界性的分享与探讨中我们发觉各位老师对剪辑和电影有着一些既相同又不同的理解,有些观点也许是相左的,但此次论坛着实碰撞出了让我们惊喜的火花。剪辑师从事着一份为他人做嫁衣的工作,一份“看不见的工作”,但他(她)们却是与导演靠得最近的却也最默默无名的电影行业工作者。


以后,在影片放映结束后,你会关注片尾剪辑师的名字吗?


最后,创始人杨婧在“听课”一整天后公布,山一明年将设置剪辑大师班,各位迷影小伙伴,随时关注山一动态,也许你就是下一个大师的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