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蒂娜·艾欧达诺娃:我们通过改变自己,来改变现状 /


蒂娜刚刚结束对大慈寺的探访,背着包来到采访现场,并向我们展示了她拍摄的“工作中的女性”的摄影成果。她友好热情的状态里,透漏着对于不同的文化充满了探究的欲望。在采访中,蒂娜的思维表达活跃且发散,语言坚定而有逻辑,乐于源源不断地向外传达自己的想法。同时,她将参与采访的工作人员的影像也装进了自己的摄像头,无时无刻不在记录女性的美好瞬间


 嘉 宾



微信图片_20190929104932.jpg


作为苏格兰圣安德鲁大学电影学系主任和电影节研究学者与各类电影节的积极参与者,蒂娜对世界电影与电影节有颇多独特的思考。此次她远赴中国,参加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展映间隙我们有幸能够采访到她。通过这次访谈,让我们更加了解了她作为一名学者以及女性电影人的关注和思考。


微信图片_20190929105220.jpg


山一我们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是一个将关注点聚焦在女性上电影节。请问您认为和其他电影展相比,山一的特点有哪些,用简短的一句话描述?

 

蒂娜:我认为山一是一个小而精致,同时也非常有深度的一个电影展。

 

山一近几年您有关注中国的电影吗?您觉得近几年中国电影输出的质量如何?

 

蒂娜从整体上说,中国电影无论是以前那些比较老的片子,还是现在新的电影,比如《战狼》、《流浪地球》,质量都非常不错,在国外也比较有名。还有山一的开幕影片《春潮》,选题非常深刻,拍得也非常好。另外我看过一些中国的爱情片,和西方还是挺不一样的,比较浪漫,也相对不是特别现实主义。

 

山一您认为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能够在中国的电影产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蒂娜因为我本身并不是很了解中国本土的情况,但通过与其他地区的女性电影节相比较,我认为这对中国的女性电影来说肯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能够通过这个电影节让更多的女性导演得到一些资金上的补助,也可以让大众更好地了解她们的作品。同时,我也希望女性电影节不仅只囿于女性之间的交流,或者说一种狂欢,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拓宽视野,也让男性知道女性电影制作者其实也在做非常优秀的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929105230.jpg


山一就您刚才所说的,我们更应该拓宽视野,为此我们是否还有必要去强调电影的女性特质?


 

蒂娜我本人其实并不希望说女性局限于在女性自己的电影还有电影节上,但是现在问题是绝大部分女性导演的作品,其实并没有被很全面地展现出来,所以我们才需要这样的一个机会。一个女性电影节,其实是能够让大家了解到很多非常优秀的女性导演作品,但目前就数据显示上看,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绝大部分知名度较高的电影节,他们的提名或者获奖名单上都是男性导演,所以我们要从实际出发,让大家能更多地认识到经典的女性电影


山一现在中国已经有比较多的女性电影开始出现了,您认为这是否是一种女性地位的提升和话语权的扩大?

 

蒂娜在我看来,从全球的角度来说,女性的地位确实有了提升。比如新西兰的女首相在任职期间甚至可以怀孕,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同时在别的一些地区,比如波兰,女性因为受基督教严格教义的影响,她们不被允许堕胎。有很多其他地区的法律会禁止女性做许多事情。当然每个国家他们都有不同的情况,但我相信整体来说,女性的地位相对以前肯定是有提高的

 

山一正如您所说,每个国家的情况都不太一样,那么存在这样一种声音,认为我们需要解放某些地方的女性,改变她们的处境。但这在实际生活中并不容易,因为很多地区并不接受这种“改变”,请问您认为要怎么面对这样的问题?

 

蒂娜这的确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但是就我所知,很多提出要改变的女性,她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有时候在“被改变”地区的女性看来,这确实展现出了一些不尊重,因为这里隐含了一种“我的文化比你的要好”的逻辑,所以我们需要增强沟通,了解彼此的文化,尽量不要展现出这种态度。因为没有完全相同的文化,也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人

 

微信图片_20190929105235.jpg


山一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就目前电影产业的发展来看,世界女性电影人将会面对哪些新的挑战?


蒂娜从电影节的角度来说,一些很重要的电影节,比如像威尼斯电影节或者戛纳,他们虽然意识到他们所选择的女性导演作品或者说女性电影的比例非常小,可是他们意识到的同时并没有想到要如何改变这个现状,所以女性电影人将要面对的挑战就是,我们要通过改变自己,然后来改变这个现状。


媒体嘉宾注册 市场嘉宾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