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田沅:艺术能改变你看世界的方式 /


9月26日下午,2019山一公益开放日在博舍美术馆举行,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创始人杨婧与山一公益同行人田沅一同出席本次活动,展开了一场有关公益、有关爱的对话。


微信图片_20190928005108.jpg

杨婧(左)与田沅(右)


9月初,“山一公益团”来到四川大凉山,为当地孩子带来艺术教育与性别教育活动,传递爱心与温暖。


微信图片_20190928005205.jpg


杨:这次山一公益活动,您觉得最难忘的瞬间是什么?


田:我们走的时候,所有的女生都来抱我,然后再抱杨老师。男生都不敢抱我。


微信图片_20190928005212.jpg


:您觉得公益这件事情真的有意义吗?


:于我而言,公益是很有意义的。在这次过程中,我收获了很多。我觉得做公益是一个特别难的事情,不是花钱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这次去凉山,在没有跟这些孩子接触之前,你并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如果公益能给他们的思维或者行为方式带来一些改变,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比如我们在户外放了一次《小王子》的电影,这是凉山小朋友第一次看电影,他们可能才知道:电影就是用一两个小时去讲故事。而且当时很多人一起看电影,我觉得对他们来说,这是比较重要的人生回忆与经历。他们叫我老师,但是我不会教他们明确的知识,我会带他们做游戏。无论眼下对他们有多少改变,这都是在他们生命中的一段宝贵的回忆。对我来说也是如此。


您觉得艺术教育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吗?


:我觉得现在的网络很发达,想学知识,比如想学一个方程式、一门语言,或者想学历史,只要有网络、时间和个人兴趣,知识都是可以学到的,这并不难。但是我觉得艺术真的能改变你看世界的方式。因为艺术家最大的作用就是他们像一个个点存在于世界上,如果我是一个导演,我就是一个点,这就是我看世界的方式。我会用我的方式表达出来,你能不能进入我营造的世界,取决于你是否愿意跟着我去看它。比如我写一首歌,这就是我的声音和完成事件独特的方式。我跟你去分享,你有可能了解到原来世界上还有人这样去理解这些事。艺术家给人带来不同的窗口,引导你来看这个世界,意识形态永远比物质更重要。


整个世界都是被思维方式去推动的,想法在先,其他的物质创造都是和它们融合在一起的


微信图片_20190928005217.jpg


:您觉得和这次公益活动与之间参加的有什么不同?


:说到做公益,很尴尬的是所谓的公益项目你能参与的时间其实很少。比如说之前我去过其他企业组织的公益活动,有很多限制,并不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跟别人沟通。更多的时候我像一个旁观者,只是作为工作的一部分,比如拍摄或者写稿。所以这一次我挺感谢山一和杨老师,他们没有要求我一定要怎样去做,而是可以自己去想象,他们来完成和配合我。我也特别感谢那个学校的校长,给予了我很宽裕的空间。我试图把我学过并且影响我很多的表演课上的游戏和沟通的方式,带给这些小朋友。在这个过程里我也安排了作业,完成率可能是百分之二十,但在这个百分之二十里却长出了很多美丽的东西,这也是一件很震撼的事情。每个人对事物的理解不同,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去真正了解这些人,让小朋友们知道,他们每个个体都很重要。在自我介绍的环节,我问他们为什么自己叫这个名字,有人说“不知道,爸妈给我起的”。我就继续问:“那你知道你爸妈给你取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吗?”他们就答:“还会有意义吗?”所以我留给他们的作业中,有一项就是:去明白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如果没有,你要自己赋予它意义。明年我去收答案。


微信图片_20190928005221.jpg


:最后一个问题,您对明年的公益活动有什么期待?比如在大的方向上和形式上?


:我有想特别多,但是不知道时间以及具体的条件上允不允许实现。首先我希望它不是一次性的东西,不是今年做了,到了明年却断掉了。我希望它是一个连续的东西。我们做的这些关于性别认知和沟通的游戏是种下了一颗种子,我明年再去的时候我希望能带上一些跟我想法相似的朋友,这样就可以照顾到更多的人。第二,我希望和一些没有跟我有过多接触的朋友之间建立一个沟通的渠道,即使是微信群也好,能了解他们的近况;第三,希望在下一次见面之前可以和孩子有更好的沟通,因为小孩子的习惯、注意力等跟我们大人不太一样,所以我们会去咨询一些有相关经验的朋友。


媒体嘉宾注册 市场嘉宾注册